<small id="fmnkd"></small>

    <listing id="fmnkd"><object id="fmnkd"><tr id="fmnkd"></tr></object></listing>
  1. <code id="fmnkd"><object id="fmnkd"></object></code>

    <listing id="fmnkd"><object id="fmnkd"></object></listing>

    1. 歐盟樂見,特朗普中期受挫
      2018年11月15日

              對歐美國家來說,中國的發展模式始終是一種異形,存在著很多不確定性,可能會有潛在的威脅,所以不可信賴。

              因此,中國不應有幻想,可以用「聯歐抗美」的策略來應對美國的全方位制約。不過,美歐之間并非沒有矛盾,而這矛盾在特朗普上臺后正變得日益嚴重。

              特朗普上臺后,很多美國的政策都出現急轉彎,完全不考慮盟友的感受。特朗普做甚么都要美國優先,那就必然會不顧盟友是否因而受到傷害。

              譬如,在事先沒有與盟友取得共識的情況下,就公告天下,美國以后不會為保護歐洲而承擔現時那么多的軍費。

              美國又公然批評歐洲買那么多的俄羅斯天然氣,等同造就自己的敵人,養虎遺患。

              此外,美國又對巴黎氣候協議背信棄義,令歐洲感到十分沮喪。美國作為世上最富強的國家,竟然不肯為全球的環境保護作出承擔,做了一個非常壞的榜樣;亦令歐洲感到被出賣,以后孤掌難鳴。

              在防止核擴散的問題上,美國亦獨斷獨行,先前不與歐盟打個招呼。美國便單方面撤出中程導彈協議,又說要為太空戰爭作好準備。

              歐洲擔心這會引發另一場軍備競賽,從而令俄羅斯對歐洲造成更多威脅。

              另一方面,美國對北韓與伊朗在防止核擴散問題上,亦態度不一。北韓明明沒有銷毀核武器的誠意,但特朗普卻處處為金正恩辯護,又樂于與他碰面,展開進一步的商談。

              但特朗普對伊朗卻蠻不講理,在伊朗并沒有違反核協議的情況下,特朗普就以一句「這個協議還不夠好」,推翻了美國有份簽署的國際協議,重新開始對伊朗的制裁。

              最離譜的是美國不但自己制裁伊朗,還強迫歐洲國家也一起制裁伊朗。誰要是不順從美國的要求,誰就會一樣受到美國制裁。特朗普這種橫行霸道的作風,叫歐洲人感到心寒。

              二次大戰后,法德兩國痛定思痛,希望為歐洲建立一個命運共同體,以資源共享代替互相掠奪,避免歐洲再次成為戰爭的發源地。

              但美國卻似乎不想歐盟運作得太好,擔心歐元會威脅美元的國際地位。

              在特朗普之前,美國只會背地里做些小動作;但特朗普卻明目張膽地挑撥離間,企圖拆散歐洲。

              特朗普曾公然問法國總統馬克龍何時脫歐?令歐洲人質疑,英國脫歐亦可能是受美國鼓勵的。

              歐盟之所以可以成立,是因為歐洲人都信奉個人自由主義,所以才可以在這個信仰的基礎上建立一套國與國之間的新秩序。

              這套個人自由主義的理念正是美國一直都在向全球推銷的。歐洲人弄不明白,為甚么美國這么容易就變臉,一察覺自己的「大佬」地位受威脅,就可以立即拋棄自己的信仰,改行強權政治。

              因此,今次特朗普在中期選舉中受挫,相信歐洲人大多會拍手稱快。他們覺得美國人真是病了,竟會選一個強橫霸道,出爾反爾,毫無廉恥的人出來做總統。

              這不但是美國之恥,亦是自由世界之恥。歐洲人大都不希望看到特朗普連任,他們視特朗普為自由世界的另類威脅。

             (轉載自2018年11月13日am730C觀點) 

       

      您可能感興趣的其他文章:

      秒速赛车有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