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fmnkd"></small>

    <listing id="fmnkd"><object id="fmnkd"><tr id="fmnkd"></tr></object></listing>
  1. <code id="fmnkd"><object id="fmnkd"></object></code>

    <listing id="fmnkd"><object id="fmnkd"></object></listing>

    1. 人类破坏环境能力比不上大自然
      2018年11月15日

              虽然可能会被视作「此地无银三百両」,我仍先此声明,我是积极支持环境保护的,?#22351;?#29702;念上支持,亦在行动上参与,资金上投入。

              ?#20197;?#20869;地多处都有?#24425;?#39033;目,支持农民「退耕还林」;我又推广有机种植,协助农民搞生态农场;我还教农民工如?#26410;?#29702;电子垃圾,以及向农民推介太阳能与沼气发电。

              ?#20197;?#29615;境保护方面所作的努力,不会比光会叫口号的环保分子少。

              然而,我并非环保原教旨主义者,我并非听了一些环保理念就忽然环保起来的。我是透过社会实践以及对自然的关注自觉地成为一个环保主义者的。

              我的环保理念是建立在对自然的认识以及对人类的需要之上的。我不会简单地按别人的标准,?#25237;?#23450;甚么东西环保,甚么东西不环保,并在遇到实际情况时,完全不懂得平衡变通。

              正是这种完全不切实际的做法,才令右翼民粹主义者有机会回?#20445;?#20196;特朗普可以在一定的民意支持下退出巴黎气候协议。

              ?#20197;?#39321;港遇过一些环保原教旨主义者,他们心中只有环保信条,却对大自然缺乏最基本的知识。

              他们高叫要保护地球,却不知道保护环境是人类的需要,地球根本不需要人类的保护。长远而言,人类根本没有保护地球的能力。地球的宿命是给太阳吞并,最终跌入黑洞。

              所以人类所作的一切对地球都是徒劳,环保只是人类想在地球上多住几个?#26469;?#21543;了。所以那些把环保与人类生活的需要对立起来的环保原教旨主义者根本连环保的初心也忘记了。

              相对大自然的力量,人类真是沧海一粟。环保分子曾为路边的几棵树的生长权,与政府的斩树?#26869;?#35282;力,好像缺了这几棵树香港就会缺氧一样。

              但现实是斩了几棵细叶榕对香港影响有限,一场台风就吹倒了几万棵树,漫山遍野都是倒下来的树,香港人也没奈何。事情突显之前为几棵树扰扰攘攘那么久实有点小题大做。

              其实,香港政府在施政时早已加入了不少绿色考虑。记得我五十年代初来港时,香港的山头大都光秃?#28023;?#29978;少树木;

              但现在漫山树木已长?#20040;?#33905;郁郁,反映政府一直有努力,环保人士没有必要把政府妖魔化。

              所以我相信,政府在构思?#35813;?#26085;大屿」的填海方案时,不可能没有环保的考虑;只是政府亦需同时考虑香港整个城市的发展需要,以及港人的长远福祉;两者必须有所平衡。

              其实,人生在世总会对自然环境有一定的破坏。如果纯以居住角度而言,香港远比新加坡人、荷兰人、韩国人等住得差;没有理由别的地方可以填,唯独香港人不可以填?

              填1,700公顷海,香港人听起上来很多,但对地球?#27492;?#21482;?#35745;?#28023;洋面积的二亿分之一,影响非常有限。

              现实是地球自诞生以来,由于地壳的板块不停活动,真是几经沧海桑田,每?#26410;?#30340;变动都引起气候变化,?#20998;置?#32477;。只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地球的生态,取决于太阳的质量与年龄,人的影响非常有限。人能够尽量维护的,只是自己所需的生态环境吧了。环保怎能不考虑人类的需要!

             (转载自2018年11月15日am730C观点) 

       

      您可能?#34892;?#36259;的其他文章:

      秒速赛车有多假